瑞波(Ripple)的故事

请注意,本文编写于 351 天前,最后修改于 350 天前,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时。

说到瑞波,我想先说到一个人,杰德·麦卡勒布( Jed McCaleb ),他是eDonkey(电驴)的创始人,是电驴各时期版本的软件的作者和主要开发者。eDonkey是当时全世界最大的文件分享网络之一,Jed也被后来的电驴爱好者和电骡爱好者们尊称为“电驴之父”。

杰德·麦卡勒布( Jed McCaleb )
杰德·麦卡勒布( Jed McCaleb )

由于可以建立自己的服务器,可以更加随意的共享和交换任何类型的文件,电驴很快成为了大学生们的新宠,并在全世界的大学校园里流行起来。之后,电驴在2004年超过了当时的P2P文件交换网络的老大——Kazaa,到2005年的时候,又一举反超当时的后起之秀文件发布网络BitTorrent成为使用流量第一位,占据了文件交换流量的51%之多。电驴的快速发展,最终为其招来了杀身之祸。2006年,电驴招致版权诉讼。电驴没有应诉,而是选择了赔偿3000万美元并停止电驴的继续开发。

后来比特币白皮书发布后,Jed对它产生极大的兴趣,当时,Jed想拥有一些比特币,但是他发现他除了去做“矿工”,没有其它途径。但是要当矿工却又需要保证一定的算力,成本很大。于是,在 2010 年创立了 Mt.Gox 比特币交易所,一个可供人们买卖交易比特币的交易所。

但是这样一个解决了很多人问题的公司,Jed在创立半年不到之后就转手了,在 2011 年 3 月卖给了马克·开普勒斯( Mark Karpeles )。“这只是解决了一个小问题,也并不是我真正想做的事。”Jed表示。同时,这在技术上也并不对Jed构成挑战。此外,他还认为当时围绕比特币的法律规定并不明朗,这也是他没有继续下去的原因。

接下来就是瑞波的故事了:
瑞安·富格( Ryan Fugger )于 2004 年创建了一家名为瑞波支付( RipplePay )的公司。该公司背后的核心思想是建立一个能够取代银行金融体系的点对点支付网络。但当时的模式是不稳定的,信任网络是不可靠的,因此可能会被少数几家大型银行垄断操控,与现有的金融体系没有太大的区别,或者造成用户间的违约经常发生。于是瑞安·富格把这个项目甩给了Jed。在2012年,他正式创立了Ripple。一种基于分布式金融科技的开放式支付网络。这便利了全球的用户们的支付与汇兑。实际上我们现有金融系统是在60年代的金融系统上修补而来的。如果说互联网实现了信息的传递分享,那么Ripple则在某种程度上实现了价值的传递与分享。过Ripple, 国际间支付汇兑的流程被大大简化,成本也被降低。对于Jed来说,Ripple诞生的意义在于在网上建立一体化支付平台,实现了货币的互联网化。

杰德·麦卡勒布( Jed McCaleb )(左)2011年加入瑞波。克里斯·拉森( Chris Larsen )(右)于 2012 年加入。
杰德·麦卡勒布( Jed McCaleb )(左)2011年加入瑞波。克里斯·拉森( Chris Larsen )(右)于 2012 年加入。

2012 年,Jed聘请了克里斯 · 拉森(Chris Larsen),拉森现在仍然担任执行主席,网站描述他为瑞波币联合创始人。这标志着 OpenCoin 时代的开始,这是 2012 年和 2015 年之间的三次名称变化中的第一次。拉森是 E-Loan 的前任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E-Loan 是他于 1996 年创立的公司, 然后在1999年科网最火的时候上市,之后在 2005 年卖给了 Banco Popular 。其后,拉森创立了 Prosper Marketplace ,一个点对点贷款平台,之后于 2012 年加入了瑞波。

为了对应比特币的成功,瑞波币现在计划允许比特币在其网络上进行支付,并作为结算的基础货币。这一时期也标志着瑞波币网关( Ripple Gateway )结构的启动。社区意识到点对点结构似乎不起作用,普通用户不愿意充分信任交易对手以使网络可用于支付。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瑞波决定组建网关,这是许多用户信赖的大型操作模式。据说这是一种妥协,是传统金融机构与点对点网络之间的混合。

gateway.png
gateway.png

2012 年 10 月, Kraken 交易所( 2011 年推出)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杰西 · 鲍威尔和Jed的密友,参加了瑞波的第一轮种子投资,总投资额约为 20 万美元。;罗杰·菲尔( Roger Ver )也被认为是瑞波的早期投资者,显然在“创始人都搞不清楚他们创立了什么之前”进行投资。

瑞波于 2013 年 1 月推出了 XRP 。与比特币一样, 瑞波币系统建立在加密签名公开区块链上,因此不需要最初的信任网关或网关设计。瑞波币可以直接由用户发送给用户,没有网关或交易对手风险,这是瑞波网络上所有货币(包括美元)的使用方法。瑞波网络可能希望将 XRP 与美元支付的信任结构网络结合,例如用于支付交易费用。该公司将 XRP 的供应量定在了 1,000 亿个的高水平,有人声称这将有助于防止瑞波币价格大幅上涨。批评者认为, XRP 可能不是其网络组成的必要产物。

2013 年 4 月, OpenCoin 从 Google Ventures , Andreessen Horowitz , IDG Capital Partners , FF Angel , 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 ,Bitcoin Opportunity Fund 和 Vast Ventures 获得了 150 万美元的资金。这是期后多次风险投资的第一轮,其中包括了一些世界上最有名的风险投资公司。

麦卡勒布在 2013 年 6 月到 2014 年 5 月之间的某个时点离开了这个项目。虽然他离职的事似乎是在 2014 年 5 月才在瑞波社区被广泛讨论,但公司后来的陈述声明表示他是在 2013 年 6 月结束了他的任职,并由斯蒂芬·托马斯( Stefan Thomas )接任技术总监。托马斯在 2011 年 3 月创建了 We Use Coins 网站,并在 2011 年摄录了 “什么是比特币?” YouTube 视频。

Jed似乎由于不同意拉森在战略上的某些观点,而拉森得到了新的风险投资者的支持,所以最终麦卡勒布被迫离开。在离开瑞波的项目之后,Jed在 2014 年创立了恒星币( Stellar ),该项目据说是建基于瑞波币背后的一些基础技术原理。

Ripple Labs : 2013 年 9 月至 2015 年 10 月
2013 年 9 月, OpenCoin 重新命名为 Ripple Labs。
2014 年 2 月,瑞波币实施了 在2014 年 8 月装载的 “余额冻结” 功能。这使即便在没有有效签名的情况下,瑞波币网关也可以冻结甚至没收用户的加密货币。据说这样做的动机是使网关符合监管要求,例如在法院命令要求没收资金的情况下。网关的默认设置是启用冻结功能,但网关若通过使用 “不冻结”( NoFreeze )功能来禁用此选项,便可以取消冻结或没收加密货币的功能。当时最大的网关 Bitstamp 没有选择取消冻结功能。
2015 年 5 月,美国监管机构认为 Ripple Labs 以未经授权的方式出售 XRP 违反了 “银行保密法”,并向其罚款 70 万美元。瑞波同意采取补救措施,其中主要补救措总结如下:

Ripple Labs 必须在 FinCEN 注册。
如果瑞波发行更多的 XRP ,那么这些收款人必须注册他们的账户信息并向瑞波提交身份证明文件。
瑞波必须遵守反洗钱法规,并指定合规执行官。
瑞波必须经过外部审计。
瑞波必须向监管机构提供数据或工具,以便分析瑞波币交易和资金流动。

瑞波: 2015 年 10 月至今
2015 年 10 月,公司简化了名字叫瑞波( Ripple )。

在 2016 年 9 月,瑞波向日本领先的网上零售股票经纪公司 SBI Holdings ( 8473 JP ) 筹集了 5,500 万美元的资金。 SBI 收购了瑞波 10.5% 的股份。正如我们在 “承受着加密货币市场风险及收益的上市公司” 一文中所提到的,这是 SBI 在加密货币方面投资的一部分。 SBI 和瑞波成立了一家合资企业 SBI Ripple Asia , SBI 拥有 60% 股权,瑞波拥有 40% 股权。公司希望利用瑞波的 “分布式金融技术” 创建一个结算平台。
2017 年 9 月,另一家区块链公司 R3 起诉瑞波。 R3 认为,瑞波于 2016 年 9 月同意 R3 购买价值50 亿 XRP ,到期日为 2019 年 9 月,行使价为 0.0085 美元的期权。于最高价位时,此看涨期权的内在价值约为 165 亿美元。 R3 称, 2017 年 6 月,瑞波没有任何权力的情况下终止了该合同。瑞波随后提起反诉,指称 R3 没有履行其在 2016 年协议中的承诺,未能为瑞波引入大量银行用户系统或推广 XRP 用于这些银行系统。截至 2018 年 2 月,该诉讼案件仍未解决。

瑞波币供应和公司储备
当瑞波成立的时候,它创造了 1,000 亿个 XRP ,其中 800 亿分配给了公司, 200 亿给了三位创始人。下面是这些 XRP 大致分布情况:

瑞波公司获得了 800 亿 XRP 。
拉森获得了 95 亿 XRP 。

2014 年,拉森承诺将 90 亿中的 70 亿 XRP 投入慈善基金会。

麦卡勒布获得了 95 亿 XRP 。离开瑞波后:

麦卡勒布保留了 60 亿(可能锁定协议)。
麦卡勒布的孩子收到了 20 亿(有锁定协议)。
慈善机构和麦卡勒布的其他家庭成员共得到 15 亿(不受锁定协议的约束)。

亚瑟·布里托( Arthur Britto )收到 10 亿(有锁定协议)。
当麦卡勒布离开瑞波时,人们担心他会否把他持有的 XRP 砸入市场,使其价格崩盘。 麦卡勒布和瑞波达成了限制销售 XRP 的协议,来防止上述情况发生。瑞波指责麦卡勒布违反了最初约定的条款后,在2016年又重修订了该协议。
2014年协议

第一年麦卡勒布的每周销售额上限为 1 万美元。
第二年,第三年和第四年,每周的销售额上限为 2 万美元。
第五和第六年的销售额每年上限为 7.5 亿 XRP 。
第七年的销售额每年上限为 10 亿 XRP 。
第七年以后每年的销售额上限为 20 亿 XRP 。

【资料来源】 http://archive.is/cuEoz

Comments

添加新评论